跳到内容
博雅教育成就一生
开始内容

认识岭大

奖学金得主於柏克莱开拓国际视野

2019 年 10 月 22 日

在滙丰海外奖学金2019/20共$300,000港元的资助下,主修历史的二年级生欧阳家熹Connor(图,最左者)正於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展开为期一年的海外学习,从中培养环球视野,了解不同文化。

 

意欲成为博物馆策展人的Connor认为,「出国交流不是为了吃喝玩乐,它应具教育性、资讯性及启发性的」。他与我们分享最近的生活及学习体验。

 

你为何喜欢历史?有特别感兴趣的时期或范畴吗?

我喜欢了解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以及社会阶级和功能的形成。

 

我特别爱好钻研欧亚贸易史、中国科技史及欧洲现代史。中国现代史亦是我最近爱读的范畴。

 

博物馆有何吸引之处?你最喜博物馆是?

博物馆是集回忆与知识一身的公共空间。不管我们是在沙田欣赏粤剧,或是到尖沙咀鉴赏汉朝古墓俑,都可透过展览、搜集及保藏古物,建立共同的身分,或是一份共享的回忆。

 

我不会忘记在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馆展出的宋瓷,杰出的中国陶瓷工艺让身为中华文化一分子的我感到自豪。岭南画派大师赵少昂为鸟儿赋予生命的作品也教我难忘。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博物馆体验,就是香港海事博物馆的贸易史展览。该展览正正反映学术研究如何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把课堂知识融入博物馆或相关机构中。

 

你认为现代科技如何能够提升参观博物馆的体验?

数码科技无疑能为观众带来刺激,也正因如此,在应用於博物馆时更要审慎而行。

 

只要善用数码媒体,甚至其他更先进的技术如3D全息投影或互动展品,要寓教育於娱乐并非天方夜谭。例如「唐长安」展览运用数码媒体重塑出整个城市,配合有关唐代基建与市集百态的实体展品,就是最佳例子。

 

若在展览加入游戏元素希望达到教育目的,但最后沦为只供玩乐的工具,反而会让展览失去焦点而失色。

 

总括来说,数码媒体的潜在价值毋庸置疑,但策展者不应只著眼於其表面效果,反而应该思考如何善用数码媒体提升整个展览的质素,将实体或文字展品串连起来。

 

柏克莱加州大学之旅如何?跟在岭大学习相比,有甚么异同吗?

一切都很顺利。认识新朋友、上课、煮食、从事新的学术研究。灵感来了就写写论文甚至小说。

 

两所大学最不同的地方是学习环境。在柏克莱,课堂十分具竞争性,不论是同学互动,还是课后温习,我都感受到同学们奋力追求卓越的学习氛围。无形的压力虽然有时会令人喘不过气,但也推动我积极装备自己。

 

没有滙丰海外奖学金,我绝对没有机会获得这些体验。我亦感激岭大一直给我的支持及教导,令我获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