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开始内容

人物

专访文化研究系新系主任

专访文化研究系新系主任

Niranjana 教授於今年八月起出任文化研究系系主任。多才多艺的她,精通五种语言,除教学外,也从事写作及研究,更是一位印度古典乐曲的歌唱家。

 

印度土生土长的Niranjana 教授,凭她的能力与经验,曾踏足全球许多国家;究竟是什么原因令她最终选择扎根於香港和岭南大学呢?

 

过去逾15 年,她均为亚际文化研究协会的骨干成员,活跃於协会的亚洲网络。就处理协会的工作而言,香港比印度对她更方便。

 

谈到为何选择岭大, 教授提及与岭大早有渊源。90 年代后期,她在印度成立了一个研究中心,名为「文化及社会研究中心」,也是当时亚洲区除岭大外唯一的文化研究机构。她说:「我们对岭大很熟悉。」因缺乏资金,文化及社会研究中心於2014 年结束,当时她已是岭大人文学特聘兼任教授。现在她又获聘为文化研究系系主任,过渡事宜便变得较为简单。

 

工作具挑战性却有意义

教授在岭大讲授两个本科科目,分别为「性别和文化政治」及「数码文化研究」,亦负责所有相关的导修课。虽然她有教导本科生的经验,但在印度主要是给研究生授课。

 

「我们在印度的文化及社会研究中心,每年为五至六位学生提供辅助博士课程。我从以往辅导博士生转为教导本科生,最初以为会是我最大的困难,但其实原来没有问题。我反觉得很享受呢。」

 

她说尤其喜欢与岭大的年轻本科生相处:「年青人刚开始思索人生方向,正值香港多事之秋,我喜欢跟他们谈话交流。

 

她讲授的「性别和文化政治」约有36 位学生修读,当中包括来自三、四个国家的交换生。至於另一科目「数码文化研究」,修读人数不多,她认为也许学生未有意识到数码科技应用在学术世界的重要性。

 

「数码文化研究」是由她构思的新科目,背后理念是通过建立网站和善用分类来学习思考。「举例,如果你要为研究主题建立网站,必须厘清主题的各个细项,以及如何以年龄或性别分类。这样有助训练批判性思考。

 

Niranjana 教授另一项职责是文化研究系的日常管理工作。虽然她不认为这方面的工作会有什么困难,尤其是相较於印度一些大型学院的工作;不过,她也非常感谢行政人员对她的鼎力支持。

 

文化研究系的未来方向

尽管她担任系主任一职只有数个月,她已开始思考文化研究系今后的发展。当务之急是填补两个教员空缺,她坦言没有预期甫上任便要处理这事情。「我们要物色的人才,必须在其学术领域内与亚洲区有某方面的联系,亦需要同时擅於教学和研究。

 

「我们想找的人才,要对亚洲区有一定认识;能够做比较研究;能运用一种语言以上;并且在其领域内正在进行有趣的研究。这样的人才对文化研究系非常宝贵。」

 

她亦希望能与香港其他学术机构合作,例如香港演艺学院。文化研究系前系主任李小良教授目前是演艺戏曲学院的院长。

 

她的另一想法是开办一个重点放在香港的共同学位,但同时可扩展为一个区域学位。Niranjana 教授亦希望扩阔文化研究系博士课程的范围。除此之外,一直致力学术研究的她,亦热衷於进一步加强大学的研究工作。她说:「我认为优秀的研究平台能够滋养教学。教师不可以只是教学,同样地,研究员不可以只做研究。我在印度成立学院,所持的理念是能够将最基本的教学与最先进的研究联系起来。这是创造有意义的知识的不二法门。」

 

热衷音乐和研究音乐学习

除了学术追求外, 教授亦有一些雄心壮志去拓展个人的兴趣。其中之一是撰写著作《Musicophilia in Mumbai》,而她的灵感是来自英国神经科医生Oliver Sacks 的畅销书。在这本书里,她探索在19 世纪的孟买,人们对印度古典音乐的热情,而欧洲的留声机生产商当时专诚来到孟买制作唱片,成为世界上其中一批最早出版的唱片。她说,许多人通过这些唱片初次接触古典音乐;亦让孟买第一所音乐学校得以成立。Niranjana 教授把周末时间用於这个著书计划,希望明年初或最迟年中能够完成。

 

她另一个兴趣是进行一项比较研究计划,内容是比较在孟买、上海和香港三个地方的音乐学习情况。Niranjana 教授本身是歌唱家,她很想知道那些并非来自音乐家庭的人如何学习音乐,以及为何会对音乐着迷。她认为这项研究有助探讨教学法,以及了解一些已消失的早期传统如何与现今世代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