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开始内容

研究与影响

追踪及保护濒危野生龟

追踪及保护濒危野生龟

科学教研组的方健恩教授利用新的环境DNA 技术追踪淡水龟。

淡水龟在整个亚洲濒临绝种,原因是人们捕捉它们作食品及宠物贩卖用途。中国文化一直视龟为吉祥和长寿的象徵,它们亦在生态系统的养分循环方面担当重要角色。寻找及保护野生种群乃刻不容缓之事;不过,利用捕捉器的传统方法,需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成功率却偏低,像在只有数尾鱼的大湖内捉鱼那么困难。

 

环境DNA 新技术有助寻找淡水龟

科学教研组助理教授方健恩获「优配研究金」及「杰出青年学者计划」的拨款,展开一个为期四年的研究项目。他说:「香港仍然有野生龟种群存在,因此,这是香港提供一个保护淡水龟的难得机遇。」方教授将会利用一种新的环境DNA 技术,追踪香港淡水龟的所在位置。

 

方教授认为,与诱捕方法比较,环境DNA 技术更快速,成本更低,侦查敏感度亦较高。生物会在环境里遗留细胞,例如皮肤、配子、粪便及血液等,只要提取到这些环境DNA 的重要线索,便可研究生物是否能在某些地方生存的问题,甚至可掌握其生存数量之多少。方教授收集水样本后,过滤当中的细胞,然后利用名为聚合酶链反应的标准实验室技术,了解是否有淡水龟在该地区生活。方教授解释说:「研究已证明,环境DNA方法有助寻找包括龟在内的多种水生脊椎动物。其他国家早已采用环境DNA 方法,但香港仍未广泛使用。我的目标是改进目前的环境DNA 方法,藉以寻找、监察和保护香港的淡水龟。」

 

保护本地原生品种

方教授对寻找五种香港原生品种特别感兴趣,它们包括:三线闭壳龟、大头龟、中华鳖、眼斑水龟及草龟。研究所得数据将有助日后进一步的探索,并提供基线数据作长期监察用途。此外,方教授亦将追踪红耳龟的活动习惯(别名巴西龟,学名Trachemys scripta elegans),这是北美洲原生品种,但已入侵香港。由於红耳龟经常与本地原生品种竞争生存空间,迫使后者濒临绝种;方教授通过分析红耳龟的环境DNA,追踪它们的散布情况,从而了解其对本地品种所造成的影响。

 

在未来三年,方教授将在香港50 个位於河流及湖泊的地点,收集水和泥土样本。样本将会在校园内新设立的「生物多样性及环境研究实验室」进行处理。方教授说:「环境DNA 研究有不少优点,其中之一是非科学专家也能收集样本。我希望学生能够参与这项目,让他们获得科学研究的实际经验。」这是新实验室成立以来首个重要的项目。

 

研究成果的应用

在完成整合研究数据后,方教授将会与政府及非政府组织合作,制定适当的保育策略。这些组织包括渔护署、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及世界自然基金会。

 

除了保护香港本地品种的野生龟外,这项研究亦可展示如何利用环境DNA 保育淡水龟,并发挥模范作用,将来可扩大规模对整个中国、亚洲以至世界其他地方的濒临绝种淡水龟进行研究。

 

方教授最后分享说:「我从小热爱所有生物。小时候会到户外观看蜘蛛结网,或拿起石头看看下面隐藏了甚麽东西。我一直对龟类动物很感兴趣,无论它们去哪里都会带着自己的「家」作保护,令小时候的我很惊讶。」

 

Wild Turtles

更多 研究与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