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开始内容

研究与影响

陈效能教授心系岭南

陈效能教授心系岭南

要形容陈教授不免要提到她对岭大的投入。当年她在牛津大学获取社会学博士学位后回到香港,第一份申请的工作便是岭大的教席。她说:「自此我一直在岭大,没有离开过。」

 

 

 

 

 

今天,她是岭大的社会学及社会政策系副教授,除了研究外,亦任教两个课程,分别是「性与社会」及「家庭、性别与社会」。她也担任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本科生课程)、社会科学(荣誉)学士课程主任及岭大校董,可谓能者多劳。无论在研究、教学及行政方面,一直专注为岭大服务。

 

聚焦性别研究

 

陈教授的研究均与性别有关。她说:「我的研究所贯穿的主题就是性别。但与其他学者不同,我研究的对象不限於一个特定范畴。」

 

她的研究视野开阔,研究对象多样化,包括香港警察、跨国专业人士伴侣、性骚扰,以至中港晚婚问题。

 

研究路向

 

陈教授最近完成的研究与香港女警有关。这不单是香港首个关於女警的研究,甚至在全世界也鲜有以此为题材的研究。

 

她发现,在各方面的警察编制工作上而言,性别的因素依然重要。虽然这些年来女警的工作情况已显著改善,但她的研究显示,警察工作仍有性别分化的问题。女警的待遇与男警也因而存在差异。这项研究的部分结果,刊载於香港警务处的官方网站。

 

陈教授亦关注香港跨国专业人士的伴侣和家庭关系。她说:「这个研究计划专注於女性主导的移居者,即是女方因工作需要而决定移居外国。」这些女士移居时均与男性配偶或伴侣 同行。

 

「我们发现,虽然受访女士主导移居决定,但她们需经常关顾配偶或伴侣的情绪。若在这种情况下移居外地,男士们往往要面对一些问题,例如在银行开设户口时,银行经理大多不会认为男士是随行配偶。作为主导移居海外的女士,需要设法处理这类问题,务求男伴尊严得以保持。」

 

此外,陈教授正进行一项由平等机会委员会委托的研究,比较香港和内地女性在工作地方面对性骚扰的状况。这个研究项目将於2017年底完成。暂时发现曾被性骚扰的内地女性,较少提出指控。她说:「这似乎与预期相反,但这亦可能由於她们对性骚扰的认识不足,或对於什么行为构成性骚扰持不同的观点。」

 

还有,陈教授将於2018年1月开展一个项目,研究香港和上海的男性及女性晚婚的情况。这不单是中国的趋势,在国际亦然。

导致这现象的原因并不明确,部分可能由於香港的正规教育延长,而港沪两个城市的高房价亦是一个因素。

 

陈教授说:「我们想找出人们迟迟不结婚的原因。我想要了解长时间维持单身的人,如何处理对亲密关系的需求。以前人们都假设结婚产子、组织家庭是理所当然的。」

 

陈教授想知道选择单身的人会活得更好还 是更糟。「这现象非常有趣。这项研究不 仅对政策实施有影响,对社会学理论也有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