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博雅教育成就一生
开始内容

研究与影响

Simon Marginson教授在2019年「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暨「亚洲博雅教育国际会议」的演讲——新冷战对学术自由构成寒蝉效应

2019 年 11 月 09 日

Simon Marginson教授在2019年「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暨「亚洲博雅教育国际会议」的演讲——新冷战对学术自由构成寒蝉效应

 

Professor Simon Marginson

Simon Marginson 教授

牛津大学国际高等教育教授Simon Marginson在2019年「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暨「亚洲博雅教育国际会议」的主题演讲指出,在2008年经济衰退之前,高等教育於国际间高速发展,主要是经济全球化、全球整合趋同推动所致。虽然全球化的影响已稳定下来,但大学间的合作一直到不久前仍继续增加,尤以中美学府之间的合作最为显著。

 

可是,受到中美「新冷战」的影响,人们对学术自由的态度可能改变了。Marginson教授指出,「当政府受到威胁,或其基本利益面临危机,大学就得配合。」

 

Marginson教授以「平等但不同:中国崛起对全球和区域大学及科学的影响」为题,向与会者剖释现况。虽然教育在公开沟通的情况下方能蓬勃发展,可是,Marginson教授说,我们不能期望所有国家都配合某一政治体系。「有些调节我们必须做,但会侵蚀我们理想和身份的,我们必须拒绝。」

 

Marginson教授概述了高等教育的四个基本原则:一、教育不分社会经济地位、地点、性别和种族;二、大学不受外界影响,享有部份但真实的自主权;三、在学术领域内有真正自由去学习、教导、书写、研究和沟通;四、促进本地、国家和全球的联系,还有实质和虚拟的学术流动性。

 

Marginson教授说,「东方社会和西方社会最重要的分别在於国家、社会和高等教育之间的关系。」在西方社会,个人可以与社会分开,但在传统儒家阶级制度里,个人依次地被放置在家庭、国家和社会里。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的支配地位比从前更强。

 

可是,邓小平把推广和发展科学视为1978年起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必然进程。经调节的学术自由与开放的全球联系跟从上至下的政策控制结合起来。Marginson教授解释说,「邓小平明白科学自主的重要。」

 

这种政策是成功的。2014至2017年间全球科学论文产量最多的五所大学,有三所是中国的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和清华大学。而中美之间的合作,就出版的联合论文而言,也几乎是科学世界中规模最大的。

 

中国相信,对外开放能让国家在技术和经济方面追上来,这种看法,比美国以为「西方国家能保持优势,并说服中国『西方化』」的想法更为准确。

 

以关税为中心的贸易冷战、以华为等公司为焦点的科技冷战,会否蔓延到科学界?如果科学领域成为战场,中国不再与西方进行科学方面的合作,中国会否成为大输家?这些问题暂时都无法解答,但签证限制已经妨碍了两国研究员和学生的活动,而学术界还有偷取情报的指控。Marginson教授相信,「实在难以阻止双方加剧其政治干预。」

 

即使如此,Marginson教授在结论时仍划出蓝图,要保护科学和学术自由。他说,大学自主权和学术自由的问题不应与一般政治和公民自由混为一谈,学术上的基本思想、言论、教与学、书写、研究和沟通自由必须得到维护,不同学科之间和相同学科里必须重视多元的思想和方法,那些小部份以国家安全为首要的研究必须从自由的管理体制中杜绝出来;必须承认大学的部份自主权和大学安排教学及研究进程的角色;最后,必须捍衞和推动跨境的学术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