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開始內容

人物

專訪文化研究系新系主任

專訪文化研究系新系主任

Niranjana 教授於今年八月起出任文化研究系系主任。多才多藝的她,精通五種語言,除教學外,也從事寫作及研究,更是一位印度古典樂曲的歌唱家。

 

印度土生土長的Niranjana 教授,憑她的能力與經驗,曾踏足全球許多國家;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她最終選擇扎根於香港和嶺南大學呢?

 

過去逾15 年,她均為亞際文化研究協會的骨幹成員,活躍於協會的亞洲網絡。就處理協會的工作而言,香港比印度對她更方便。

 

談到為何選擇嶺大, 教授提及與嶺大早有淵源。90 年代後期,她在印度成立了一個研究中心,名為「文化及社會研究中心」,也是當時亞洲區除嶺大外唯一的文化研究機構。她說:「我們對嶺大很熟悉。」因缺乏資金,文化及社會研究中心於2014 年結束,當時她已是嶺大人文學特聘兼任教授。現在她又獲聘為文化研究系系主任,過渡事宜便變得較為簡單。

 

工作具挑戰性卻有意義

教授在嶺大講授兩個本科科目,分別為「性別和文化政治」及「數碼文化研究」,亦負責所有相關的導修課。雖然她有教導本科生的經驗,但在印度主要是給研究生授課。

 

「我們在印度的文化及社會研究中心,每年為五至六位學生提供輔助博士課程。我從以往輔導博士生轉為教導本科生,最初以為會是我最大的困難,但其實原來沒有問題。我反覺得很享受呢。」

 

她說尤其喜歡與嶺大的年輕本科生相處:「年青人剛開始思索人生方向,正值香港多事之秋,我喜歡跟他們談話交流。

 

她講授的「性別和文化政治」約有36 位學生修讀,當中包括來自三、四個國家的交換生。至於另一科目「數碼文化研究」,修讀人數不多,她認為也許學生未有意識到數碼科技應用在學術世界的重要性。

 

「數碼文化研究」是由她構思的新科目,背後理念是通過建立網站和善用分類來學習思考。「舉例,如果你要為研究主題建立網站,必須釐清主題的各個細項,以及如何以年齡或性別分類。這樣有助訓練批判性思考。

 

Niranjana 教授另一項職責是文化研究系的日常管理工作。雖然她不認為這方面的工作會有什麼困難,尤其是相較於印度一些大型學院的工作;不過,她也非常感謝行政人員對她的鼎力支持。

 

文化研究系的未來方向

儘管她擔任系主任一職只有數個月,她已開始思考文化研究系今後的發展。當務之急是填補兩個教員空缺,她坦言沒有預期甫上任便要處理這事情。「我們要物色的人才,必須在其學術領域內與亞洲區有某方面的聯繫,亦需要同時擅於教學和研究。

 

「我們想找的人才,要對亞洲區有一定認識;能夠做比較研究;能運用一種語言以上;並且在其領域內正在進行有趣的研究。這樣的人才對文化研究系非常寶貴。」

 

她亦希望能與香港其他學術機構合作,例如香港演藝學院。文化研究系前系主任李小良教授目前是演藝戲曲學院的院長。

 

她的另一想法是開辦一個重點放在香港的共同學位,但同時可擴展為一個區域學位。Niranjana 教授亦希望擴闊文化研究系博士課程的範圍。除此之外,一直致力學術研究的她,亦熱衷於進一步加強大學的研究工作。她說:「我認為優秀的研究平台能夠滋養教學。教師不可以只是教學,同樣地,研究員不可以只做研究。我在印度成立學院,所持的理念是能夠將最基本的教學與最先進的研究聯繫起來。這是創造有意義的知識的不二法門。」

 

熱衷音樂和研究音樂學習

除了學術追求外, 教授亦有一些雄心壯志去拓展個人的興趣。其中之一是撰寫著作《Musicophilia in Mumbai》,而她的靈感是來自英國神經科醫生Oliver Sacks 的暢銷書。在這本書裡,她探索在19 世紀的孟買,人們對印度古典音樂的熱情,而歐洲的留聲機生產商當時專誠來到孟買製作唱片,成為世界上其中一批最早出版的唱片。她說,許多人通過這些唱片初次接觸古典音樂;亦讓孟買第一所音樂學校得以成立。Niranjana 教授把週末時間用於這個著書計劃,希望明年初或最遲年中能夠完成。

 

她另一個興趣是進行一項比較研究計劃,內容是比較在孟買、上海和香港三個地方的音樂學習情況。Niranjana 教授本身是歌唱家,她很想知道那些並非來自音樂家庭的人如何學習音樂,以及為何會對音樂着迷。她認為這項研究有助探討教學法,以及了解一些已消失的早期傳統如何與現今世代聯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