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開始內容

研究與影響

追踪及保護瀕危野生龜

追踪及保護瀕危野生龜

科學教研組的方健恩教授利用新的環境DNA 技術追踪淡水龜。

淡水龜在整個亞洲瀕臨絕種,原因是人們捕捉牠們作食品及寵物販賣用途。中國文化一直視龜為吉祥和長壽的象徵,牠們亦在生態系統的養分循環方面擔當重要角色。尋找及保護野生種群乃刻不容緩之事;不過,利用捕捉器的傳統方法,需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成功率卻偏低,像在只有數尾魚的大湖內捉魚那麼困難。

 

環境DNA 新技術有助尋找淡水龜

科學教研組助理教授方健恩獲「優配研究金」及「傑出青年學者計劃」的撥款,展開一個為期四年的研究項目。他說:「香港仍然有野生龜種群存在,因此,這是香港提供一個保護淡水龜的難得機遇。」方教授將會利用一種新的環境DNA 技術,追踪香港淡水龜的所在位置。

 

方教授認為,與誘捕方法比較,環境DNA 技術更快速,成本更低,偵查敏感度亦較高。生物會在環境裡遺留細胞,例如皮膚、配子、糞便及血液等,只要提取到這些環境DNA 的重要線索,便可研究生物是否能在某些地方生存的問題,甚至可掌握其生存數量之多少。方教授收集水樣本後,過濾當中的細胞,然後利用名為聚合酶鏈反應的標準實驗室技術,了解是否有淡水龜在該地區生活。方教授解釋說:「研究已證明,環境DNA方法有助尋找包括龜在內的多種水生脊椎動物。其他國家早已採用環境DNA 方法,但香港仍未廣泛使用。我的目標是改進目前的環境DNA 方法,藉以尋找、監察和保護香港的淡水龜。」

 

保護本地原生品種

方教授對尋找五種香港原生品種特別感興趣,牠們包括:三線閉殼龜、大頭龜、中華鱉、眼斑水龜及草龜。研究所得數據將有助日後進一步的探索,並提供基線數據作長期監察用途。此外,方教授亦將追踪紅耳龜的活動習慣(別名巴西龜,學名Trachemys scripta elegans),這是北美洲原生品種,但已入侵香港。由於紅耳龜經常與本地原生品種競爭生存空間,迫使後者瀕臨絕種;方教授通過分析紅耳龜的環境DNA,追踪牠們的散布情況,從而了解其對本地品種所造成的影響。

 

在未來三年,方教授將在香港50 個位於河流及湖泊的地點,收集水和泥土樣本。樣本將會在校園內新設立的「生物多樣性及環境研究實驗室」進行處理。方教授說:「環境DNA 研究有不少優點,其中之一是非科學專家也能收集樣本。我希望學生能夠參與這項目,讓他們獲得科學研究的實際經驗。」這是新實驗室成立以來首個重要的項目。

 

研究成果的應用

在完成整合研究數據後,方教授將會與政府及非政府組織合作,制定適當的保育策略。這些組織包括漁護署、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及世界自然基金會。

 

除了保護香港本地品種的野生龜外,這項研究亦可展示如何利用環境DNA 保育淡水龜,並發揮模範作用,將來可擴大規模對整個中國、亞洲以至世界其他地方的瀕臨絕種淡水龜進行研究。

 

方教授最後分享說:「我從小熱愛所有生物。小時候會到戶外觀看蜘蛛結網,或拿起石頭看看下面隱藏了甚麽東西。我一直對龜類動物很感興趣,無論牠們去哪裡都會帶着自己的「家」作保護,令小時候的我很驚訝。」

 

Wild Turtles

更多 研究與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