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Liberal Arts Education Transformation For Life
Start main Content

MCSLN

專題文章

世紀疫症會否埋葬電影

一場世紀疫症令各行各業叫苦連天,但個別串流平台則其門如市。為了避免疫情失控,不少行業的僱員改為在家工作,就連學生也要改為在家上課。另一方面,有關當局勸喻人們減少外出,盡量留在家裡。當不少人都留在家裡時,串流平台提供的服務自然大受歡迎。對比之下,戲院等娛樂場所,即使沒有被命令關閉,也因為人數限制而收入大減。疫症或許總會過去,但疫症造成的衝擊會帶來甚麼長遠影響?這場世紀疫症會否埋葬電影?雖然串流平台亦有提供電影,但比起電視劇集,選擇十分有限。其實串流平台的觀眾跟電視節目的觀眾無異,都是一群留在自己居所的人。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間已有學者指出,由於電視劇集的觀眾主要是長時間在家裡的主婦們,這些在家裡的主婦有做不完的家務,但亦會忙裡偷閒,一邊做家務,一邊觀看電視劇集。因此電視劇不能像電影一樣,假定觀眾安坐在戲院裡,全神貫注觀賞電影。後者的拍攝方法往往是,電影開始時的好些細節要等到電影的後半部分才讓觀眾恍然大悟!電視劇集不可能採用這種拍攝方法,反而要保證,即使觀眾錯過了部份情節,亦無礙繼續觀賞。串流平台的觀眾與電視節目的觀眾無異,提供的服務以電視劇集為主便順理成章。

本期文章


《猜火車》:當「無因」的反叛成為奇觀(劉立楠)

看見棄民:二十一世紀電影中的底層反抗(鐘璟)

陳果電影與後殖民香港的文化身份(鄭點)